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17th Nov 2005, 18:03 PM | 七十年代 | (1412 Reads)

平均分: 10.00 | 評分人數: 1

七十年代初期至中業,由李小龍帶起的一股功夫熱潮蓆捲所有華人居住的地方,香港這個以華人為首的地方,自然亦受到非常程度的感染。

那個時候,每當戲院上映如「唐山大兄」、「精武門」、「龍爭虎鬥」,以至一系列劉家良導演的民初功夫片,一般來說也是座不虛設的,往後無線、麗的(今日的亞視)以及佳視所攝制的功夫劇集也就不在話下。也許,中國人真正從新站起來並非在二戰後,而是當這類功夫片橫掃華人社會的時候。

自己小時候的身體非常差勁,動輒不是傷風就是咳嗽。曾經有過一段日子,不是在吃西藥就是惡啃中醫的苦茶。母親發覺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她不知就裡的就給我找來村內一位教授功夫的師父,目的是希望透過學習功夫而使身體強壯起來。我的師父姓梁,在村內除了收徒弟教授功夫以外,也有在家中開設跌打門診為人治病,而我從八歲到十二歲這幾年間,每個晚上及大多數的週末,基本上也是跟師父與一眾師兄弟們渡過。

家中對著的那個沙地足球場,是每晚我們一眾師兄弟習武的地方。最初幾週,我只是練習一種名叫「三角馬」的馬步。一般來說,學習紮馬是練功夫的基本,也是最叫人納悶的。好不容易捱過了那幾週,才得到師父真正開始教授拳術。也不知是真還是假,師父曾說我悟性較高,故不久就將各種功夫傳授,而且愈來愈多,又愈教愈快,好些時候令我感到喘不過氣來,也曾不只一次想放棄學習下去。要了解的是,那個時代的師父還是非常嚴厲的,如果不能跟得上他心目中既定的進度,受罰是免不了的。而我師父也是慣用體罰的人,然而他不會用打的方法,相反是勞役。曾經試過一次,練了差不多一個月,我也無法好好掌握一套「空手入白刃」的竅門,師父也就看得火了,一罰就是在那個如現在維多利亞公園四個小型足球場加起來那麼大的地方跑二十個圈,然後再來一百次引體上昇,再加練橋手三十分鐘。

說及練橋手,師父有一套特別的方法訓練我們;就是以一根直徑超過二吋半的長鐵通,放在雙手上面。練習的時候一雙前臂與肘成九十度把放在上面的鐵通前後移動,當鐵通滾動了差不多三兩秒就以雙手發一股巧勁把鐵通拋起,然後把下墮的鐵通以一雙橋手硬接下來,當中不可取巧卸去任何力勁,其中滋味是很難以筆墨形容的。練習過後,雙手要泡浸在一盆跌打酒中大約十分鐘。曾經因為重覆這種練習,搞得雙手滿佈瘀痕,看上去剎是駭人。也許正因如此,造就出一雙硬橋,用來跟其他師兄弟練習「格三星」時也就不太輸蝕了。

除了橋手,以鳳眼拳打擊沙包作練習亦是非常難受的,開始不久就己經練個皮破血流。然而,這些苦功也是不白費的,自從練習以來,身體果然變得強健起來,病痛也就少了,嚴格來說可算百病全消,而當中最大好處,卻是自那時起可以隨心所欲的喝汽水和雪糕而不必擔心生病的後果。

跟隨師父學習兩年以後,除了勤練武術以外,師父還教授了舞獅、打鑼鼓和醫跌打刀傷的技術予我。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懶墮而在初中時退出,相信連師父精通的針炙技術也會學得上。現在回想起來,這也是一個遺憾,遺憾在於未能好好領略師父當時想傾囊而授的一份苦心,始終在師父眼中,我也算是一個他看得上的弟子,可惜這位弟子卻白費了他老人家的一番心意。




[1]

`:O 原來你是高手!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你所學的是東江拳系!


[引用] | 作者 無雙直傳 | 18th Nov 2005 11:2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那有高手?學的都是粗淺的三腳貓功夫!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8th Nov 2005 15:00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哈哈
不知你對功夫還有沒有興趣呢
這有個好網站!歡迎你來!
http://www.kungfuboard.com/forums/


[引用] | 作者 過路人 | 6th Nov 2006 20: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