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19th Sep 2010, 16:50 PM | 若有所思 | (2006 Reads)

Picture

日本的奧特曼(超人)系列,誕生至今超過四十多年,並且未有告一段落的趨勢。最新一齣以《奧特曼‧賽羅》為主的電影,據聞會於本年十一、二月左右於日本公映。

跟《哥斯拉》系列一樣,日本的奧特曼,並不單如畫面裡超人對戰怪獸或外星人般表面。隨著哥斯拉的完結,奧特曼隨之取代而成為日本人世界觀的一種示現。

於深入說明這個看法以前,首先要簡單介紹整個《奧特曼》系列的歷史以作基礎。

1966 《初代‧奧特曼》        Ultraman
1967 《賽文‧奧特曼》        Ultraman Seven
1971 《傑克‧奧特曼》        Ultraman Jack
1972 《艾斯‧奧特曼》        Ultraman Ace
1973 《泰羅‧奧特曼》        Ultraman Taro
1974 《雷歐‧奧特曼》        Ultraman Neo
1980 《愛迪‧奧特曼》        Ultraman Eighty
1990 《葛雷‧奧特曼》        Ultraman Great
1993 《帕瓦特‧奧特曼》     Ultraman Power
1996 《迪迦‧奧特曼》        Ultraman Tiga
1997 《戴拿‧奧特曼》        Ultraman Dyna
1998 《蓋亞‧奧特曼》        Ultraman Gaia
2001 《高斯‧奧特曼》        Ultraman Cosmos
2004 《奈克瑟斯‧奧特曼》  Ultraman Nexus
2005 《麥克斯‧奧特曼》     Ultraman Max
2006 《夢比優斯‧奧特曼》  Ultraman Mebius
2009 《賽羅‧奧特曼》        Ultraman Zero

整個奧特曼的歷史,可以分為四個部分。

第一部分,從 1966 到 1972,可以稱為創生期。所謂創生期,就是通過矇昧摸索而後發展的一個階段。

Picture

初代奧特曼(只有香港稱之為吉田超人)基本上連名字都沒有,可見製作單位當時並未預計奧特曼可以成為一個系列或風潮,更加不會料到發展成一種大和世界觀的示現。

比較初代與賽文奧特曼,將不難發現兩個雖說同為超人,卻是從頭到腳都有著明顯分別。再看 1971 的傑克(其實名字還是後來才加上),他跟初代在外型上比較接近,說明了通過摸索而對初代的回歸,而 1972 的艾斯,則是對賽文的回歸。至此,奧特曼系列產生了兩個基本的原型,可以分別稱作「初代」及「賽文」原型,而所有往後的奧特曼,創作都離不開這兩個原型。

第二部分,從 1973 到 1980,是奧特曼的探索期。所謂探索期,是指奧特曼在形象上已有一個肯定,但是在內容或意義的層面卻是比較空泛。

Picture

第一部分的奧特曼歷史,強調的是簡單的正邪對決,雙方所展示的皆屬外來及巨大的力量。邪惡力量方面,雖未如《哥斯拉》般以原子彈的恐怖力量作隱喻,但其巨大卻是種必然。故此,正義一方同樣具備強大的制衡力量,便是理所當然。

但是,七十到八十年代的日本,經濟已然重上軌道,那一代人民生活普遍從戰後得到明顯的改善。因此,沿用剛戰敗後的思路作振奮人心已不合時宜,所以在內容上必須加入比單純溫飽更高層次的意義,此中以愛迪奧特曼(超人八十)所希望表達的最為明顯。

從戰後重生、重塑價值以至說文教理,奧特曼於日本社會而言,其實已屬功德圓滿,而事實上中間差不多十年時間,奧特曼的行蹤非常飄忽。然而,若奧特曼系列於那個時候停止發展,成就將遠較今天遜色。不過,現實上奧特曼並沒有停下步伐,只不過方向上就從內轉外,邁向世界。

第三部分,從 1990 到 1996 以前,屬於奧特曼的轉營期,或說黑暗甚至垂死期也不為過。

Picture

葛雷與帕瓦特奧特曼,分別是因應澳大利亞與美國的市場而產生。曾經,日本動漫對美國青少年構成一股強烈的吸引力,而這種現象正好讓日本以此文化作為反攻美國的一個手段。問題卻是,雖有多元文化的外衣,美國的核心價值仍然是寡頭文化。所以,日本這種文化侵略在美國根本行不通,故此奧特曼於美國無法亦無可能生根。

這段以外展為主而忘卻本來的日子,險些便讓奧特曼壽終正寢。幸好,日本經濟的失衡滑落,令奧特曼得到一次重生的機會,再度回歸到日本人心裡,成為日本文化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第四部分,從 1996 到現在,是奧特曼的契合期。

Picture

所謂契合期,是說經過四十多年的琢磨,奧特曼終於有機會與日本人契合,兩者合一而不可分割的狀況。若然這一結合成功,奧特曼將成為日本文化的一個重要部分,亦即文章開始說及的「日本人世界觀的一種示現」。

迪迦與戴拿奧特曼,強調的是光明,但是所語的「光明」有著特定的意義,而這個意義必要以希望作解釋,否則便無法貫穿到往後的夢比優斯身上。迪迦又名「光之巨人」,字面上已表達得非常清晰。至於戴拿,在最終的劇場版裡面,光明的意義則更為明顯。

然而,光明的延續,進展到以「伙伴帶來希望與未來」作訊息,與日本人的團結、生命共同體等主要價值產生共鳴,卻要待至夢比優斯的出現才能完全契合。

至於這歷史部分出現的高斯奧特曼,屬於一個主旨以外的環保話題,他可以被視為環保超人。另外,如奈克瑟斯及麥克斯奧特曼,他們可以被視為創造夢比優斯所經過的原型,在意義層面上沒有甚麼貢獻可言。

Picture

Picture

到了夢比優斯的階段,可以說是把整個奧特曼家族拉進來而創造出與日本整合的一個契機。透過伙伴間的默契,歷代奧特曼因緣際會出現於夢比優斯之間,把四十多年的時空重整,把奧特曼一一緊扣起來,並與日本戰後的歷史黏合,從而將「伙伴帶來希望與未來」,融入日本的價值觀,成為日本人世界觀的一個重要部分。

Picture

從奧特曼的歷史一轉,再看中國人所經歷過的同樣時光,其中不禁唏噓。

中國的文化無論在質與量的方面,都遠遠超過日本。但是,自滿清入關以後,文化開始停滯,甚至衰落。更甚者是,經過民國與今天所謂的新中國,文化的下陷益發嚴重。

一個民族的消失,往往是文化的陷落所致。故此,聰明的侵略者於征服一個地方以後,必會消滅當地文化,然後灌輸他們的文化。

被別人征服,毀滅文化而最終落得滅族收場,撇除因果以外,剩下的還教人感到可惜。然而,一個民族若是自我鄙視本身文化,而最終令文化湮滅,到最後滅族收場,又教撇除因果以外,這個民族的消失到底又算否可惜!?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