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4th Aug 2010, 14:30 PM | 若有所思 | (305 Reads)

Picture

大法官包致金姪女因襲警被輕判的案件,被捧為城中熱話。有說是香港法治已死,法律淪落到單為權貴服務,也有說輿論為法治加壓,最終會破壞香港賴以成功的司法獨立精神。

一件普通案件,到底為甚麼會惹來社會發出這麼多的聲音?事件又是否如上所言,是法治已死的徵兆?苟如是,那是權貴殺死法治?還是輿論破壞法治?

法庭判決案件,是根據法律作出訟裁,而法律的制訂,是因應公義對所有受法律所規範的人帶來保障,故此才有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觀念產生,並且普遍被認同。

那麼,從法律彰顯公義的根本著眼,研究是次案件是否合乎公義,則應該可以輕易判別是非黑白。

要從公義開始推論,首先要解決何謂正義的問題。撇開如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倫理學》對自然正義的說法不談,就現代人文社會,或曰先進司法獨立國家或地區,都習慣把正義區別為「程序正義」(Due Process or Procedural Justice)與「實質正義」(Substantive Justice)。

兩者對正義的定義並無分別,分別只在於如何行使「正義」作判別對錯。若正義是目的,兩者可被視為非必然但充分的手段,而通過這些手段達致目的。

那麼,這裡又要先了解「實質正義」與「程序正義」所謂何事。

所謂「實質正義」,簡單地說是正義於事件上所顯示的終極狀態,或可簡單地了解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可是,要達到「實質正義」所描述的狀況,前設是獲得大量的資訊,以至能充分達到絲毫不倚的判斷。問題卻是,在每項需要用上正義判決的事件裡,我們並不一定可以做到,就好比「清官難審家庭事」一樣。透過法庭裁決,同樣會出現剛述情況。故此,當要判斷正義,及行使因應正義判決的相關賞罰的時候,就會依「程序正義」的法則進行。

「程序正義」,就是因應我們無法斷言甚麼狀態才是符合正義的終極狀態產生。所以,我們都必須遵守某些公正的程序,凡是按照公正程序所產生的結果,就應該被視為正義的結果。

正因為「程序正義」乃是逼不得已的產物,故此它必須存在相當的普遍性,而盡量減低特殊性。當中的幾個基本原則必須遵守,即中立性,勸導性爭端以及解決。(欲知詳情,建議參閱美國學者戈爾丁的《法律哲學》)

說了那麼長的序言,那麼包致金姪女的襲警案,於行使正義為基的本子上,又該如何定奪?

首先,我們無須從「實質正義」入手去判定事件。因為,假如從「程序正義」的角度出發已經證明事件並非達到一個正義判決的話,便無謂在「權貴殺死法治,還是輿論破壞法治」的枝節上打滾。

「程序正義」的其一要點是中立性。所謂中立性,強調的是與自身有關的人不應該是法官;結果中不應該含糾紛解決者個人的利益,及糾紛解決者不應有支持或反對某一方的偏見。另外,於解決原則下,糾紛解決者的中立性、程序的對等性、合理性、自治性、及時終結性、終結性、人道性都必須符合。

根據以上關於中立性的定義放到案件上,驟眼看去並無不妥。可是深入一些去研究,於「不應該含糾紛解決者個人的利益」這兩點之上,我們可看到一些端倪。

被告人是包法官的姪女,那麼我們是否有權懷疑當審法官與包大人的關係?固然,這種質疑近乎無的放矢,蓋以這種邏輯無限伸延,這單案件將無法為任何法官作處理。但是,亦因為包法官的緣故,懷疑雙方的關係,以致作出利益的聯想亦屬合理。故此,要解決公眾疑慮,一就是主審法官對市民公開交代,再不就是委任另一個法官對事件作裁決。

再者,於解決原則下,是次案件判刑的合理性絕對受質疑。因為襲警本身屬嚴重罪行,象徵意義及實際情況乃是真正對法律作出挑戰。而且,根據過往的案例,單是第一次襲警的判刑,都可能較是次案例為高,更何況她已是三度被控襲警?

就以上兩點所見,足以證明是次案件的結果,已無法達到「程序正義」原則的要求,換句話說,判決結果並不正義。那麼,誰破壞香港的法治,不就已經明明白白了嗎?


[1]

個人認為, 這個案子的判決之所以讓那麼多反感, 其實是大家多年來對不公平不公義的反彈。本來, 官商勾結已沒辦法可止了, 連法庭這最後一道防線都破了, 就心慌和不滿了。
不過也許, 大家對法庭的期望是否太高? 法律從來都是有錢人的遊戲。


[引用] | 作者 思見 | 4th Aug 2010 18: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關於判決問題,公道與否,相信不難定奪。社會現在產生這些的迴響,其實是借傷成毒。這個社會的不義,已發展到動搖市民對法治的信心,從實際角度亦令市民的生活受到影響。原因很簡單,若判決的尺度是隨意並因人而異的話,那相關的執法與立法都可以如此,蓋三權雖然是分立,卻同時也是鼎立,即鼎的一腳短了,要平衡的話就得把其餘的一一弄短。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4th Aug 2010 19:23 PM

[2]

你的文章中,好像沒考慮到疑犯是病人這種可能性?

一陣風
[引用] | 作者 一陣風 | 4th Aug 2010 21: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當然沒有考慮,或說未需要考慮。因為,這是就法律程序是否合乎「程序正義」去看,這是重點。如果有原則而不依原則去辦,那麼原則就是虛設,亦即無效,那麼經此無效原則得出的結果自然無效,所以依義推論為「判決結果並不正義」。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4th Aug 2010 22:24 PM

[3] Re: 妖夜叉
妖夜叉 :

當然沒有考慮,或說未需要考慮。因為,這是就法律程序是否合乎「程序正義」去看,這是重點。如果有原則而不依原則去辦,那麼原則就是虛設,亦即無效,那麼經此無效原則得出的結果自然無效,所以依義推論為「判決結果並不正義」。


你意思是,如果法筆程序考慮到病人因素,就是法律程序不合乎「程序正義」?即考慮病人因素的法律程序並不是公正的程序?

簡單一點說,法律程序是不應該考慮病人因素的,如果考慮了病人因素,那就是不符合以前既定的法律程序,也喪失了「程序正義」?

參考你的文章:
「程序正義」,就是因應我們無法斷言甚麼狀態才是符合正義的終極狀態產生。所以,我們都必須遵守某些公正的程序,凡是按照公正程序所產生的結果,就應該被視為正義的結果。

一陣風
[引用] | 作者 一陣風 | 5th Aug 2010 02:16 AM | [舉報垃圾留言]

不是這個意思。我的結論要看成是原則問題,你問的是操作問題;即「程序正義」在操作過程裡會否考慮犯人患病的因素?

兩者,指「程序正義」的原則與經此原則而衍生的操作,其實是有先後關係,正確是因果的關係,即「因」有原則而出現操作的「果」,而並非兩者毫無關連。

所以,當在是次案件違背「程序正義」的原則,那麼當中過程所產生的結果,包括最後的量刑部分,就同樣是違背「程序正義」,所以結論是裁判不正義,那犯人到底是病非病於裁決而言就變成沒有關係,那就無須成為這件案件是否公正判決的考慮。

整個問題的脈絡,是應該用這種方式去看,因為這才是文章的主旨。若非如此,則易流入支枝討論。例如,你問;會否考慮犯人患病的因素?我可以反問;犯人患病就可妄顧或隨意侵犯別人嗎?

這樣的討論,最終不是罵戰收場,便是各自表述,卻都不是把問題釐清。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5th Aug 2010 09:18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