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23rd Nov 2009, 14:09 PM | 若有所思 | (345 Reads)

Picture

話說唐英年早前於立法會推銷政改方案,回答何秀蘭發問時大言不慚。誠然,何秀蘭把政改與貧富懸殊等社會問題綑綁在一起提問,其實是為答問者設下陷阱。

須知政府官員定必對政策抱持正面態度,除非不答,否則以現政府的管治水平而言,差強人意的答案自是必然,市民實亦無期待之必要!

不過,作為傳聞中的候任行政長官,唐英年的表現確又是令人噴飯之餘,同時讓人痛心。所痛心者,不是他的語出驚人,反正很多港人已認定他是低能,故無所謂痛心與否。最痛心者,乃是香港未來的實況,從一個低能兒口中明明白白的道來。所謂童言無忌,更何況是一個低能兒童的實話!

固然,沒有多少人會相信唐英年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說出那些說話,更大可能反而是他聽過太多遍同一番的話語而無意識地背誦下來。至於誰人或那夥人經常說及那些話語,相信無須說得明白亦大有人猜中。

本來,這些都不是甚麼大問題,畢竟中央要求甚麼,港府會如何配合已為路人所見,實情無須大驚小怪。反而,港人一直容忍、啞忍甚至接受政府的荒唐施政,才最讓人痛心疾首。

一個七百萬人的社會,說多不多,但絕非是個小社群。然而,在面對不同社會問題日趨嚴重的時候,竟然可以視若無睹。當中最荒謬處,乃是受影響的人不是少數而是大多數,更甚是有繼續蔓延到各階層的徵兆。

到底,香港人的腦袋都往那裡去了?

有人會說,這正是某些人為反而反所帶來的結局。換句話說,不作順民就不要希望會有皇恩大赦的一天,也不要奢求過好日子。假如要接受這番論調,除非是人人已然過著豐衣足食,無憂無慮的機械化日子。否則的話,衣食不足、憂心忡忡的過活算是那門子的順民?又人類史上何時出現過這類順民?

現今香港人普遍的情況,可算是半條腿踏進了鬼門關。不要以為還有一份工作、仍然每月領薪就是安穩。只要稍為有留意時事,將不難發現社會已陷入一種無聲無息的恐怖中,算是不語政府的爛施政以至不顧人民死活的種種惡行,單是被壓迫市民的回響已教人觸目驚心。可以想像一下,走到大街小巷可以隨時因為高空墮物而喪生、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可能沒了性命、畢業成為失業的前奏,諸如此類,這樣的社會是我們嚮往的樂土嗎?

無意識、無感覺,以至儼如佛家所言「無無明盡」的人,仍舊天真地以為事態那有這般嚴重,彷彿一切也只是言過其實、唯恐天下不亂者故意製造的恐慌。

然而,這是否杞人憂天?或是無聊者無所事事的惡作劇?抑或是大多數人仍然沉淪在過往的日子,故此無法自拔,以認清今日真實的景況?

英年早逝,固然令人感慨。可是,英年早洩,洩去一顆追求美好生活的心卻更是可憐!


[1]

講真, 對住班"特區精英", 真係唔知點做好。
或者, 移民返大陸算, 冇眼屎乾淨盲。


[引用] | 作者 思見 | 23rd Nov 2009 17:2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移民無用㗎,你嘅根係呢度,走咗去心思思又會想翻嚟,眼見唔少移民都係咁。

所以呢,無論如何到今時今日咁嘅地步,都係要攪佢一鑊甘先掂㗎喇!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3rd Nov 2009 18:16 PM

[2]

早逝哥講說話硬膠係無錯
但係我就唔覺得而家個社會其實有咩大問題﹐所謂問題﹐其實只不過係悲觀情緒的心理作用。
悲觀情緒之所以產生﹐只不過係以前香港曾經光輝過﹐而家回歸平凡﹐因懷緬過去而產生的疼痛。
香港搞到今日如斯田地﹐真係純粹係回歸後政府無能所致咩﹖當時全民皆炒嘅九十年代﹐早已埋下禍根﹐今日惡果﹐只不過係自作自受。
我淨係覺得﹐而家社會出現一種姓賴文化﹐唔係抵賴﹐就係依賴。有咩問題係賴﹐賴政府﹑賴社會﹑賴三賴四...唔係就係依賴﹐乜都希望靠依賴政府出手。呢種性賴文化﹐先係令社會走向衰亡嘅源頭。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26th Nov 2009 01:3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同意你講,所以我都唔贊成要求政府太多。我亦感到難過,香港愈嚟愈多軟骨動物。

但係,政府都要做好佢哋本份,例如點幫助減輕社會嘅貧富懸殊、點提供一個良好就業與競爭環境,令地方可以發展落去。學柴九話齋;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你睇下家陣人浮於於事嘅情況幾嚴重,又勞工受不平等待遇有幾多?難道遲出世就唔準出頭?唔好同我講靠自己就得,李家誠發達都唔係淨靠自己啦。講得玄啲,沒有眾生,那有本我?所以,政府唔使做太多,做到持平就等喇!係持平而唔係一律平等!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6th Nov 2009 09:38 AM

[3] Re: 妖夜叉
妖夜叉 :
我同意你講,所以我都唔贊成要求政府太多。我亦感到難過,香港愈嚟愈多軟骨動物。

但係,政府都要做好佢哋本份,例如點幫助減輕社會嘅貧富懸殊、點提供一個良好就業與競爭環境,令地方可以發展落去。學柴九話齋;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你睇下家陣人浮於於事嘅情況幾嚴重,又勞工受不平等待遇有幾多?難道遲出世就唔準出頭?唔好同我講靠自己就得,李家誠發達都唔係淨靠自己啦。講得玄啲,沒有眾生,那有本我?所以,政府唔使做太多,做到持平就等喇!係持平而唔係一律平等!



講真﹐我唔贊成政府搞咩持平﹐最好就係繼續無為而治。道家有云﹕我無為而民自化。
最好嘅政府﹐就係無為嘅政府﹐越搞﹖就越死。
社會而家點解搞成咁﹖與其話政府唔持平﹐不如話政府無為與有為之間﹐半天吊...
原本港英政府就係無為而治﹐是是但但求求其其有間廉租屋你住﹑有幾年書比你讀﹐就任得你自生自滅。
自生自滅有度好﹐就係大家只可以靠自己﹐窮人如果真係活係絕境的話﹐反而會因為求生本能而有拼搏精神。
以前香港有拼搏精神﹐因為香港政府由得你自生自滅。
反而到後尾﹐九十年代開始﹐政府學人派糖派福利﹐又派一半唔派一半﹐就麻煩啦﹖
食過糖﹐就會想再要﹐唔比就會扭計。而個政府就神鬼奇﹐你扭計又有糖食
於是乎﹐咪好似乙人話齋﹕曳的孩子有糖食。你曳﹑扭計﹐就有糖食﹐我見你有糖食﹐我咪又扭囉﹖
扭唔到﹖咪發爛渣囉﹖
問題又來啦﹐政府背後仲有個阿爺家嘛﹖你估阿爺忍到香港呢種扭計風氣幾耐﹖
忍唔到﹐咪閂埋門打仔囉﹖你駁嘴呀﹖你還拖呀﹖咪打到你變百佳囉!
反正阿爺打仔都唔係第一次啦﹖問題係睇幾時咋嘛﹖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27th Nov 2009 04:0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我就唔係咁睇,美國喺二十世紀初大衰退時就曾經積極干預,而當所謂新自由主義喺美國再一次引發風暴,政府又出嚟干預,呢種就係我講嘅持平,即係側咗就抖番正佢。呢種先係無為而治,即有為實作無為用。

「我無為而民自化」無錯係老子講,但亦因為係佢講,所以係講佢自己而非治國。你都知老子係因為要散水先有道德經嘅產生,佢唔係孔孟之流,唔會講治理之道,不過係後來有啲茂利拎出嚟大下人之嘛!所謂註未必及義,就係咁解。

至於你講到派糖,政府確係可以唔使派,不過當政府無力無意去創造一個流動性大嘅社會,政府就必然要派,除非你目的係要死晒啲窮人,但你死一批,自然就有下一批,即係最後死晒啲人,或者等人民武力推翻。

另外關於阿爺論,老實講,大家都係一雙手一把口,爺佢老味咩。我哋呢啲死就一世,唔死都大半世,真係怕佢有牙。你叫我一個去反我梗唔去,要死都唔好揀笨死,以卵擊石係莽夫所為,但你試下香港有兩成人去攪,我即刻報名參加,死而後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7th Nov 2009 11:31 AM

[4] Re: 妖夜叉

同你吹水真開心﹐終於找到個有料之人打下牙跤。(笑)

出手干預﹐最好唔好﹐但該出手時就出手。問題係﹐幾時算係該出手﹖點出手﹖呢個係問題。

正如講到樓市﹐而家個個都話要收晒03﹑04年堆救市措施﹕恢復賣地﹑重建居屋。問題又來啦﹖香港經濟真係全部復甦呢咩﹖香港個畸形經濟結構扶返正咩﹖全球經濟又真係復甦左啦咩﹖

未呀嘛﹖咁香港個股市點解會升到兩萬幾點﹖點解會有復甦跡象﹖熱錢點解會湧入香港﹖咪靠復甦概念炒起個市咋嘛﹖

你一搞﹐推爆個市﹐經濟又硬著陸﹐點算﹖

都係無為而治好。

至於黃老學說﹐又唔係純粹講養生之道的﹐亦會講治理之道。例如道德經有好多篇幅講無為而治之道﹐如第三十八章﹕「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民之难治,以其智多。 民之難治,以其智多。 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故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福。 」

至於派糖﹐我都係果句﹐最好唔好﹐但該派糖時就派糖。(廢話﹖笑)問題又係﹐幾時算係該派糖﹖點派糖﹖派幾多﹖呢個先係問題。

最後阿爺論﹐大家都係一雙手一把口﹐只係阿爺多碌炮咋嘛﹖(笑)至於造反﹐都係果句啦﹐香港點解開埠﹐因為英國當作避風港﹐後來國家多災多難﹐又變做唔少人嘅避風港。

一個由難民(及其後代)建立嘅城市﹐D人邊敢造反﹖要造反﹐當初就唔會選擇著草啦﹖除非﹐經濟衰到貼地﹐大家又無位走...

所以﹐阿爺先時常出手托起香港個市咋嘛﹖如果唔係﹐睬你都有味啦﹖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28th Nov 2009 04:2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文少太過獎喇,有料嘅人大把,我呢啲算係乜!

講番干預,所以我話要持平囉!你側埋一邊令到第二邊利益受損咪唔掂囉。你講到全球經濟復甦,家陣要復甦都好難。假如翻開歷史睇睇,世界經濟有明顯增長嘅時候,不外乎係打完仗(消耗)或者係科技突破(創新)。依家基本上太平盛世,再加上全救一體化(其實依家嘅一體化非常唔化),都幾難會有經濟復甦同增長,有嘅都係假象,都喺篤手指做出嚟嘅。

熱錢流入亞洲,講好聽係炒概念,實情係啲錢無路可逃。你睇下美國失業率破不停上升就知。不過,亞洲亦唔係叻得過人哋好多,香港更加唔使講,錢只落入一少撮人手裡。歐洲呢,一池死水咗多年,不過人哋普遍奉行資本社會主義,先無咁大回響。但係法國早排咪一樣要攪野。所以,你講得對,全球經濟無復甦。我就加一句,無科技突破或廣泛性災難好難復甦。

至於派糖,確係唔使成日派同見人就派。不過,依家窮人同有困難嘅人太多,政府就應該派,而且要審時度勢,用唔同方式去派以幫助唔同需要嘅人。政府可以用免息貸款俾暫時失業人士、長期貧困家庭就可以用資助形式令佢哋生活過得容易啲,好多方法可以做,就唔係一刀切兼成日製造輿論話啲人係懶,淨識伸手問政府!有一點好重要,政府啲錢邊度嚟?咪又係全港市民俾嘅!我理得你財技叻到曉飛,賺到嘅都係香港市民嘅,家陣我有出糧俾佢哋嘛!你去投資,到你有困難要拎番啲,個投資顧問唔通同你講;唔得喎,俾你咪好似派糖咁,唔好喎,不如你再努力啲去外邊搵啦,唔好做蛀米大蟲先得㗎!大佬,你聽完唔一個鞭鎚車埋去呀?

講到阿爺多碌炮,咁又如何?拼死就唔好驚人有碌炮,驚就唔好咁多野講做順民。不過,阿爺多碌炮不過係最壞打算,當年滿清對住革命黨都有好多碌炮,但最終就敵唔過人心,但係要齊心。何況,國歌嘅歌詞都有唱啦;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進!而且,家陣真係無乜位走下,咁重要等?等死乎?

最後,你引嘅道德經係第六十五章而非三十八章。講開黃老學說,有關佢講管治與否就唔講住,因為呢篇已經好長,重要回覆你其他留言。我只想講少少等大家思考下,當日老聃騎青牛出關,個守門官逼佢寫咗幾千字先放人。好喇,條友讀曉道德經之後唔係去謀官作士,希望飛黃騰達,管理萬民,而係走路去做神仙,何解?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8th Nov 2009 13:39 PM

[5] Re: 妖夜叉
妖夜叉 :

文少太過獎喇,有料嘅人大把,我呢啲算係乜!講番干預,所以我話要持平囉!你側埋一邊令到第二邊利益受損咪唔掂囉。你講到全球經濟復甦,家陣要復甦都好難。假如翻開歷史睇睇,世界經濟有明顯增長嘅時候,不外乎係打完仗(消耗)或者係科技突破(創新)。依家基本上太平盛世,再加上全救一體化(其實依家嘅一體化非常唔化),都幾難會有經濟復甦同增長,有...



唔好意思﹐之前忙﹐而家先回

你講到話要持平﹐問題係何謂“平”﹖
平有平等﹐或者公平。平等者﹐劃一對待也。
但公平未必﹐公平其實係有傾斜。
事實上﹐所謂公平﹐好多時係有向所謂弱勢傾斜。
呢種公平﹐從本質上來講﹐其實本身都係一種歧視。
問題只在於﹐傾斜對被歧視一方有著數﹐所以得益者會寧願你多多咁以“公平”做籍口﹐歧視一下自己。
換言之﹐公平其實本身係主觀價值判斷﹐而非客觀。

至於經濟問題﹐我一向認為﹐香港地運已盡。
所謂地運﹐唔係迷信﹐而係香港本身經濟上﹑同政治上嘅存在價值﹐開始越來越細。
如果從全國角度去睇的話﹐國家如果真係興旺的話﹐以現有形態存在的香港﹐就必然無存在價值﹐最終被一個大深圳所吞噬。
當然﹐你可以調返轉﹐話香港食左深圳﹐令深圳連關外成為香港經濟腹地。
唔知你明唔明﹖唔明再講。

至於全球經濟問題﹐都係一句﹐奧巴馬本身得啖笑﹐我甚至認為﹐下次美國會變返共和黨上臺﹐然後走鷹派路線﹐變返侵略成性。因為﹐美國要靠侵略維持國力﹐本身似乎係一個歷史定律。歐美經濟變差﹐更要以侵略他國﹐先可以維持國力。

問題只爭在﹐以武力侵略﹑定以經濟侵略。

熱錢湧入亞洲同新興國家﹐我認為﹐唔係因為D錢無路可逃﹐而係準備對中國同所謂新興國家﹐進行經濟侵略。招數係咩﹖咪又係對上一次做瓜日本果招咋嘛﹖
事實上﹐阿爺一早知道﹐而呢場經濟戰﹐已經打左好耐﹐只不過我地仲有一大班港燦係度硬膠膠﹑懵懵弊...
結局只有兩個﹕
1)阿爺成功抵抗呢場經濟侵略﹐真正成為強國
2)阿爺打輸﹐經濟比班鬼佬打到崩潰﹐亡黨亡國﹐然後同好多國家一樣﹐成為鬼佬經濟殖民地。

至於造反﹐我贊同你講法。正所謂“民不懼死﹐奈何以死懼之﹖”﹐問題係從本質上來講﹐香港之所以存在﹐本身就係因為D人怕死﹐先會出現啦﹖
想當年﹐英國佬佔香港﹐如果住果堆人唔怕死﹐英國管得掂香港咩﹖
想當年﹐如果D人唔係怕死﹐會著草落香港咩﹖
如果每個城市好似人一樣﹐有一種性格。香港嘅性格﹐就係懦夫。
你叫一群懦夫去造反﹐不如叫佢地去食屎更容易。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14th Dec 2009 04:5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文少唔使客氣,水幾時吹都差不多,你得閒覆,我就會回。

好喇,又講番正題。

其實我第一次喺呢篇回你,已經講咗持平而唔係一律平等,所以應該用維持公平去演繹我講嘅持平。

你話「公平係有傾斜」,我反過嚟講因為「傾斜所以要公平」,對強勢如此,弱勢亦言。而只因對方屬弱勢而不問由來就話要扶正嘅只係好心做壞事,正如盲人處於社會屬弱勢,但就未必代表下下見到盲人喺路邊企定定就要拖佢過馬路。所以,愈對事件掌握更多資訊,愈有利於客觀行使公平。換句話說,即係減低主觀判斷於公平行使。事實上我哋無必要做到絕對客觀先去做事,因為絕對客觀其實同講歷史有相近嘅意義。

但係,特衰政府正正係用呢個態度,去等歷史出現然後去講,做就欠奉!

講得實際啲,今日嘅環境同幾十年前比確係有好大分別。五十到七十年代香港百業待興,機會比較多,所以你比別人搏命就已經成功一半,而且要搏命亦選擇較多。舉個簡單例子,以前街邊擺賣,克勤克儉可以供仔女受到一定教育,家下你擺街邊會比人充公的啲貨兼罰錢,一來一回蝕到瞓街!

好喇,政府唔幫下啲低技術、低收入嘅人,喺最困難嘅時候扶佢哋一把,佢哋就無能力培育比較有效率維生嘅下一代。所謂救人如救火,一轉眼就佢哋下一代就長大,機會就過去,咁呢班人喺社會上未來幾廿年又可以點過?一個劣質化嘅社會基本上就係咁形成。

咁有人又可以話,車!呢啲野關啲有錢有資源嘅人乜事?

好簡單,窮可變富,調轉又得。喺一個劣質社會裡面,你有錢嘅話可以選擇唔留低,但你去到第二度會唔會比你喺原來社會發展得更好或一樣係未知數,你睇李嘉誠喺歐美比人當狗咁趕就會得到些少啟發,人家地方係都顧掂自己人先啦,外來嘅有閒米先輪到你啦,人同此心,全世界一樣。

好喇,原本社會又變得惡劣無運行,去都第度又無朋友,咁富富下貴就會變窮㗎喎!你睇下歷史上幾多世家一轉地頭就衰到無倫就知啦。所以呢,政府去持平其實對貧者、富者一樣重要,否則就準備一齊杏家橙,分別只係邊個行先。

至於講到經濟侵略以至做瓜大陸,我就咁睇,你要做瓜大陸都好難。一般人云亦云嘅人,會話大陸而家已經係行晒成套資本主義模式,所以就點點點。。。我就認為大陸而家係用緊一個盲毛睇唔到嘅特大鳥籠裡面行資本主義。你睇下佢點補貼企業、點用黨機器運作企業、唔將人民幣自由對換、點樣用錢去幫早前大陸廠結業潮啲工人等等,你就知外人係無辦法用經濟手段做瓜大陸,你同佢硬撼對瓜佢又唔同,不過一齊死機會非常高。所以,啲外國鄉下佬不如慳番啲力氣把啦!

最後講造反,有好多方法嘅,你靜靜去同台灣合作都得㗎,不過人哋睬唔睬你係另一件事。不過,我同意你講香港人係懦夫,尤其今日嘅香港人。我只想補充多一點,香港人懦弱之餘,重要死蠢兼懶,所以被淘汰係應該嘅!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14th Dec 2009 19:37 PM

[6]

你有回﹐我又回先(笑)

持平問題﹐一向只在於準則﹐我從無話過政府應該完全唔干預﹐港英時代“積極不干預”﹐應從來唔係完全不干預﹐港府亦有唔少干預。

例如公屋本質上來港就係一種干預﹐例如九年免費教育﹑公立門診服務本身就係一種干預﹐乃至專利事業本來都係一種干預。

問題重點從來在於幾時應該干預(又回帶)咋嘛﹖當中﹐我對於社民連提倡的干預﹐最唔認同。

例如最低工資﹐我就反對﹐公平競爭法﹐則係立來無用﹐更改簡單低稅制﹐加大累進稅比例﹐我亦唔贊同。相反﹐有人要求聯繫匯率脫勾﹐算係政府放寬匯率管制﹐我又唔贊同。

以最低工資為例﹐根本班友就無準則﹐而家個建議﹐純粹係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無量化標準可言。如果好似大陸一樣﹐有formula計出來的話﹐我比較信服。

又例如班友設果條貧窮線﹐就更係得啖笑。條貧窮線﹐從根本上忽略政府係教育﹑房屋同醫療上嘅補貼。你話政府無教育﹑房屋同醫療補貼﹐呢條貧窮線有說服力。但扣除以上補貼之後﹐你話月入8千蚊係貧窮戶﹐對於其他發展中國家人民﹐簡直係一種侮辱。

再講現時綜援制度﹐如果係補助老弱傷殘﹐向佢地傾斜﹐我贊同。不過﹐班友竟然話綜援令綜援戶D細路無得上網﹐所以綜援有問題﹐我就覺得好爆笑。提議綜援戶應該有得上網﹐不如提議綜援戶應該每個月有錢落酒吧飲四打藍妹啦﹐再唔係綜援戶都有權發泄性慾﹐應該每個月比一猜比班綜援戶北上叫五次雞啦﹐笨實﹖

所以﹐所謂持平﹐我覺得問題從來都係在於﹐有人人心不足。個倉D米班友又無分儲﹐稅又唔洗交﹐開倉賑濟班友已經食大舊﹐仲嫌三嫌四。細路仔懶唔去讀書﹐就賴教育制度有問題﹐有綜援有嫌派米派得少﹖

當香港可以有幾百萬人住公屋﹐全民免費九年教育﹐去公立門診又平甚至可以免費﹐班友幾時向我地納稅人講過一句多謝﹖多謝無聲﹐仲要話派得少﹖呢D算持平咩﹖呢D算公道咩﹖

至於講到經濟侵略﹐我都話係打緊經濟戰﹐人家侵略就侵略緊啦﹐問題係睇大陸點拆招咋嘛﹖至於你講到大陸個經濟政策﹐阿爺都話自己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嘛﹖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係宏觀調控+選擇性干預嘛﹖強力控制RMB匯率﹑外匯管制﹑宏觀調控﹑股市分AB股﹐唔想干預任你舞﹐想干預就干預...唔爆大鑊有片收就無法無天乜都得﹐爆大鑊就收過片都照死...

問題只係阿爺如果鑊鑊都使橫手﹐係就擋到人家出招﹐但唔好睇呀嘛﹖你又要學人話“同國際接軌”﹐但動不動就打茅波﹐咪有少少樣衰囉﹖

最後講造反﹐你講台灣就馬伕盤點啦﹖你估仲係蔣介石年代咩﹖阿九哥而家都無晒右派風骨啦﹖仲三民主義吾黨吾宗咩﹖靠台灣﹐不如靠美國佬好過啦﹖問題係﹕你估美國佬會唔會希望香港爆發暴亂呀啦﹖

文少
[引用] | 作者 文少 | 22nd Dec 2009 02:0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幾日回一回唔錯丫,畢竟旨在交換意見嘛!

政府積極不干預係正常嘅,我完全同意。完全不干預就唔好,但都比而家亂干預好。點解呢?

一項政策除咗方向正確,重要施行恰當,先會事半功倍,帶嚟真正嘅效用。就你講嘅幾點,可以逐個去睇。

首先,講下最低工資,核心問題唔在於最初定一個乜準則,而係到底喺依家香港呢個充斥大量勞動力同商業結構配搭出現異差嘅情況下,政府用咩手段令呢段過度日子唔會對社會造成嚴重嘅衝擊,立法係其中一種選擇,至於開始時有多少偏差,其實唔應該成為放棄嘅一個理由。而且,準則可以隨著時間同實際情況去改,當中亦唔係乜野問題,法例從根本上就係要隨時日環境修改㗎啦!除非,有比立最低工資法更好嘅辦法去代替。

至於房屋同醫療上嘅補貼,尤其講到醫療補貼或資助,政府近年一直減少。另方面,政府將部份公營服務私有化,更加用行商概念去營運政府服務,將成本轉駕喺市民身上,轉唔到就監粗降低服務質素,所以事故不斷。換句話講,即係做咗重衰過唔做,而且亦浪費咗唔少資源。

講到窮,不如就以一個月入八千嘅四人家庭為例,同佢計下條數。無公屋住要喺出面租房用兩千好未?其實其緊下!好喇,剩低六千除四,一人千五,每人每日平均五十,都幾好使下!但水、電、交通、讀書等統統未計,計埋之後係咪要餐餐捱麵包呢?可能連麵包都無得捱。算佢哋生活平安,無病無痛,呢種生活喺一個已發展地區算唔算可悲?如果硬係要話世界重有好多人比你差,條件更惡劣作為對呢類窮人漠視嘅理由,係咪有啲好笑?除非我哋認同黃子華所講,香港人都係鍾意尋找仆街,咁就另計啦!

好喇,教育方面,雖然話十二年免費,但讀書重有書簿雜費要比呢,一個學期條數都好襟計,政府嘅所謂補貼,難拎到之餘重係啱啱好咋!講到細路無得上網好笑,真係幾好笑,但唔係佢哋要求好笑,而係政府話將來社會喺知識型經濟體系,但就唔會用資源配合呢下好笑。你話我哋要為未來培育大量低知識廉價勞工就話啫,知識型喎大佬!

其實,當一個社會達到富足,要拎著數、練精學懶嘅人會自然被群眾分隔出嚟,成為另類少數兼所一定歧視,但政府就無須懶好心扮幫手,然後轉頭就踢佢哋出去受靶!

至於我哋嘅中央政府,其實無乜好講喇,佢舞得掂成個大陸已經阿彌陀佛。但係,我要強調佢依家行緊呢條叫不得已嘅路,但一定唔係康莊大道。

講到聯台,唔係旨意佢反攻大陸,推倒重來,而係貪佢重有個後門可以出入。你連入都入唔到去人地頭,喺出面叫囂就梗係無用啦,學下許文強嘛!講政治我唔叻,但點計都叻過司徒老伯嘅!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2nd Dec 2009 19:2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