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25th May 2009, 11:51 AM | 若有所思 | (171 Reads)

Picture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當天的情景,不論是親身或從螢幕所聞所睹,相信年過三十的地球人莫不仍似歷歷在目。

香港過百萬人湧到街上,媒體引述不論派別與利益者對學生的支援與對當權者的痛罵,當中反映出一個既簡單又基本的現實就是;人命可貴,不容踐踏。無論從甚麼角度出發,涉及人命的事件是非常嚴重的一回事,既不能扭曲事件的原本,也不該輕言掩飾其中任何細節。

六四當日,走到街上的人,相信對以上所言在理念上應該非常接近。

昨天餘暇,看到城市大學裡舉行的城市論壇,驚嘆現今某類城市人對六四定性的不同看法。最為人痛心者,不是那位甚麼青年網絡發言人,對平反六四持沒頭沒腦無厘頭式的反對怪論,而是那些年過三十的權貴與疑似一般市民者,他們對「存在就是真理」那種熱衷態度。

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以他個人能在中央政府裡「暢所欲言」,表明中央政府慢慢走向開明,企圖游說要求平反六四人士對中國政府的態度改觀,甚至妄想一舉把六四事件從歷史裡完全抹掉。可惜,是非黑白今天原來還是有其普遍依據,城大學生會會長李安然同學,以日本篡改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為例,証明淡化以至扭曲一段歷史,實無法改變過去曾經發生的事情,相反只會為事件惹更多的質疑,為因事件而受或大或小傷害的人帶無法忘懷的纏繞。

誠然,對於六四屬於甚麼性質,究竟是單純的愛國運動?是半推半就的動亂?還是有計劃推倒共產政府的一場革命?現時雖有一定的說法,但所持的推論還是欠缺一些材料上的支持。正如一套拼圖,已差不多勾畫出一個人的模樣,可是當中有關面目的零碎拼塊仍手執於某些人手裡,讓所有人都無法得窺全豹!

所以,若說平反六四,那麼在理性上不禁要問;我們要平反六四的甚麼?單是事件中有人被殺?還是事件裡更深遠的目的?

這裡要強調的是,不急於尋求對六四平反,並不意味對事件已有另個看法或定調。反之,正因為六四在中國史上這樣的一件大事,作為中國人更要對之嚴肅處理。

所謂嚴肅處理,就是要求中央政府馬上把他們手裡關於六四的材料公諸於世,讓世人從所有可及的資料裡重新整合一個六四「真相」,然後再作出對事件的評價。亦只有透過對世人公開,通過公議,事件才可能得到一個公論。固然,縱使最後仍舊存在另有看法的一群,但他們要讓其餘人等信服,就只能發掘更多資料,發表更有力的研究以推翻公論。

以此為據,則未來六四的方向,是否應從消極的懷念為導,轉為積極的施壓為主,令事情可以早日水落石出,讓往後對六四所作的無論運動或紀念事情來得更有意義?為下一代鑑證一段中國曾經出現的事件,令他們自己的歷史書裡不致出現一頁空白?

問題卻是,要在人民歷史裡求取真相,要的不是重複又重複的動作,最終那只會變成是一首令清醒的人生厭的催眠曲而已,對肯定一個評價無補於事!假如,真心為事件中所涉及的人命查個明白,就要為力求真相作最壞打算,問題是今天力喊平反的人,多少個為自己所爭取已作最壞打算?

Picture

圖片來源


[1]

冇睇晒成個城市論壇, 但正如其中一個小朋友講, 日本侵華過咗咁多, 點解中國仍執著? 我們仍執著。
六四, 當時的當權者做了什麼, 是鐵一般的事實, 現在科技昌明, 事情的經過都有新聞片作記錄, 不是南京事件那時候, 由得日本人睜眼說"沒有"。


[引用] | 作者 思見 | 25th May 2009 14:3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中國人的忌諱已有一張很長的清單,實無必要把六四也加進去。

作為中國人,我覺得要求中央政府公開他們手上的材料是合理不過,這最少可減少愈來愈多對六四產生幻想幻聽的人所受到的傷害。病向淺中醫,對於六四,已有太多人屈出病來,該是時候來一服藥把病治癒!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25th May 2009 15:35 PM

[2]

Good song, good article, touching photo!!

尤其同意你說的:「問題卻是,要在人民歷史裡求取真相,要的不是重複又重複的動作,最終那只會變成是一首令清醒的人生厭的催眠曲而已,對肯定一個評價無補於事!」

貓姑
[引用] | 作者 貓姑 | 28th May 2009 01:3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歌、文字與相片也不過有感而發,真正動人還是當天所有付出過的人。

我常對人說;歷史的真正意義不在於我們怎麼評價,而是在乎我們從中得到甚麼,並啟發如何令我們活得更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31st May 2009 18:03 PM

[3] 謎...

對於特區政府, 會有激烈的批判言詞, 為何談到"六.四", 就變得有點淡淡然!?

正如你所說: 現時雖有一定的說法,但所持的推論還是欠缺一些材料上的支持。咁你認為"六.四"的性質是.....?

最近... 從報章看到的, 從電台聽到的, 還有從電視看到的, 都有不同的說法, 因而對事件的睇法變得有點蕪糊. 雖然, 坦克車陣壓的情境還瀝瀝在目, 但是不是那些激進的學運領袖為這場悲劇掀起了序幕!?


[引用] | 作者 亞Na | 5th Jun 2009 00:4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詞鋒尖銳或文意淡言,是因事而生境所致。況且,特區政府持續施政不當,人民生活就前仆後繼受到折磨,所以批判特區政府,力度自然要大,語氣自然嚴苛。

六四無疑是一場學生發起的社會運動,目的是清晰不過的反貪污腐敗,要求當時政府改革。至於到了後期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中間有否夾雜其他原因,那就是我所說失掉的拼圖部份。中國政府對學生所用的鎮壓手段無疑是說不過去,但若然當時有從中煽動學生走向極端的滋事者,我們對這些人也不能放過,因為他們跟使用鎮壓手段的中國政府同樣卑鄙。

以上是基於對一般平反聲音只譴責中國政府的一種反思,所以說;「所持的推論還是欠缺一些材料上的支持」。而且,亦只有通過研究所有存在的材料,經過分析後作出結論,才是真正為當年學生討回一個公道,也讓所有要負責的人不會蒙混得過。

對你來說,以上該不難明白,因為你也質疑;「是不是那些激進的學運領袖為這場悲劇掀起了序幕」,這就說明在你心裡同樣欠缺對六四的一些拼圖。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5th Jun 2009 09:51 AM

[4]

我看過很多記錄片,政府的錯不容置異,但我看到的不單有學生和民運人仕的屍體,還有軍人的屍體,而軍人的屍體都被燒焦了,不單軍人開槍,還有暴民的暴行,軍車都被推番了,還擲石到軍車中,把軍人強行拖下車打殺。這樣進行民運也是不對的!柴玲把別人的生命當作棋子和賭注,她的確不停煽動,明知會有血流事件,竟然否決王丹六三撤離的建議,這是學生領袖負責任的理性決定嗎?她不停在鏡頭面前暴光,意氣風發地介紹自己是總指揮,最可笑的是她自己並沒有留下,最後留下的是候德健四人,她呢?早溜了!吳爾開希說有軍人強暴民運女性,那些女性怎麼不出來舉報?......當中很人說謊,有人魚目混珠,亦明顯是沒有計劃的運動。


[引用] | 作者 路人甲 | 5th Jun 2009 11:2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對於閣下所言,我的回應是;人命寶貴,不容踐踏。

這句說話,包括對下鎮壓命令的權貴,也包括推別人去送死的懦夫。

動用鎗炮去鎮壓公民,無論怎樣也說不過去。中國數百萬解放軍,四對一也好、十對一也罷,可以把學生抬出場。學生們再回去、再抬,這不涉及「情況緊急」的問題,說出那些話的不是傻就是別有用心。歷史上由抗爭然變成政權推翻的個案不少,但要是刻意推倒一個政權,算是遏止得一時遏不了一世,辛亥革命就是一例。何況,當時學生也沒說要推翻政權,所以沒有「情況緊急」的問題。

至於懦夫幹過的種種,實不屑評論,因為懦夫一詞已是對他們評價的總結。

然而,六四實際上是有學生死了,還了他們一個公道,自然就會還在事件中犧牲的其他人一個公道。歷史不會偏袒任何人,同樣尊重歷史的人也不會偏袒任何人。

事有緩急先後,就是那麼簡單。所以,中國政府要公開六四資料以容真相被發掘是首要,其餘一切隨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妖夜叉 | 5th Jun 2009 12:27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