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妖夜叉 | 13th Mar 2008, 00:57 AM | 無心快語 | (276 Reads)

Picture

晚間新聞:灣岸區晚上發生一樁嚴重交通意外。

現場消息稱,大約晚上八時,一輛行經灣岸區的私家車突然失控,衝破防撞欄直滑下三十多米斜坡,車上兩名男女嚴重受傷,救出時陷入昏迷狀態,轉送醫院後情況危殆。

「清,你在那裡?!」一把女聲在驚惶呼喊。

女人瑟縮於四周冷清清的,只見樹木不見人的環境。處身於這種地方除卻令人感到混身不自在以外,更多的是一份毛骨悚然!

突然,寧靜的夜空忽爾為一陣呼喊所劃破。

「曉霞,在這裡!我腿受了傷,走不動!」那個叫<清>的男人在喊叫。

「清,讓我過來吧!」叫<曉霞>的女人循清發出呼叫處慢慢走去。

一輪明月,以有限的光線照進樹林。也要多得這些微弱的光線,才能令曉霞把清找到。

「清!」

「嗯,我的腿好像斷了!」清躺在地上用力地說話。

曉霞走前一看他的傷勢,嚇得她想大喊出來。只是,她忽然明白到,過份的反應不會讓事情變得更好,相反可以令事情變得更壞。故此,她止住了聲,繼而溫柔地說:

「清,看來你猜的沒錯,但似乎還不算太壞!」

看著清那嚴重扭曲的左腿,曉霞說了生平第一個謊話;是善意的謊話。

「嗯!曉霞,我們要找人來幫忙才成!」清仍然說得吃力。

「對!但很奇怪,發生了這麼大的交通意外,怎麼像沒人察覺似的?」曉霞有點疑惑。

「或許夜深人少,所以一時未有人發覺而已。」清說話的力度,隨著漸漸失血而顯得愈來愈虛弱。

「嗯!但是你這個傷勢,也得要快點處理!不若我走回路上試試找人幫忙吧!」

「曉霞。。曉霞,不要,太危險了,不如等。。。」話還未說完,清便昏了過去。

「清。。。清。。。」以為失去了他的曉霞,急急探手到他頸上的動脈查看。

她吁了一口氣。還好,她確認清只是暈了過去。不過,她同時明白若不及時找來醫護人員為他急救,清很快便會失去生命!故此,她不再猶豫,快步朝公路處走去,希望可幸運地找上一點幫忙。

接近公路,她看到一雙男女,路旁停了一輛汽車。這個情境,好比在絕望的沙漠裡見到綠洲,她快步迎向這雙男女。

曉霞與他們大概相距一百公尺左右,她決定先高呼以求取得他們的注意。可是,無論她怎樣用力呼喊,對方就是聽不到。更奇怪的是,她在距離他們五十公尺左右時,竟然聽到兩人的對話,而且十分清晰,彷如就在他們身旁似的!

「理察大哥,不是真的要走下去吧?我只是打工仔一名,不是調查員耶!」女的慌張地說。

「洛施,我也是身不由己!要不是老編硬要來個甚麼靈異題材,我們也就不必在此出現!」理察也是驚惶萬分。

「老編正賤人,要來這些鬼地方也不給多點人手!」洛施在抱怨。

「要省點人力嘛,雜誌近來銷量插水,要將就一點!」理察在安撫。

「省他的媽!這裡鬧鬼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再寫也不會提起讀者興趣的!」洛施依舊在抱怨。

「嗯,也不是的!若把兩星期前這裡發生車禍那樁一併算上,就會有點喙頭,或許可剌激下期銷路!」

「神經病!嗯,我們不如在這隨便拍些照片交差吧!」

「這。。。這樣好像有點不好!」

「不好你的頭!就這樣決定,快點幹完回市區,我還有下一場節目!」

聽著他們對話的同時,曉霞已真的待在他們身旁幾分鐘,而且一直試圖打斷他們說話。但正如最初一般,他們不知是有心或無意,總的就是沒有理會曉霞,彷彿她從未存在一樣!

終於,救人心切的曉霞按捺不止,大聲叫道:

「你們是聾的嗎?」

四周回復寧靜,甚至連風也止了下來!這時,洛施與理察彼此用驚慌的眼神對望。

「你聽見嗎?」洛施輕聲跟理察說。

「聽。。。。聽到!」理察顫抖地回應。

「那????」洛施用哀求的眼神要求理察指示下一步。

「還那!!!!!??走!」理察大叫。

兩人急忙收拾放在地上的器材,準備跳回車上逃走。看在眼裡,曉霞氣憤之餘又不明所以,但她意識到不能由他們就此走去,為此她也急步坐上車去。還未待洛施把門關好,理察已踏盡油門絕塵而去。

車上,理察與洛施不發一言,只是他們的額上、臉上都滲著汗水!坐在後座的曉霞滿不是味兒,她又張口大叫:

「你們到底在玩甚麼?」

車子忽被剎住,理察喊道:

「她在車上!」

洛施這時已不懂回應,只有驚嚇得在大哭!

「有怪莫怪,我們不是存心打擾,只是路過而已!」理察合什東拜西拜地說。

「甚麼存心打擾?我不明白!」曉霞按著理察的肩膊,希望他冷靜下來把事情說清楚。

感到一股寒氣透骨的理察又來大叫:

「大仙、大仙,我們真的是無心打擾,放過我們好嗎?」

「甚麼大仙?」曉霞更加不明所以。

「大仙不要戲弄我們了!」理察的驚惶已達到極點。

「我真的不是甚麼大仙啊!」曉霞感到有澄清的必要。

「人死了不就變成大仙了麼!」驚恐至極的理察以極度憤怒的語氣答道!

「死了?你說我死了!?」曉霞完全不能相信。

「是啊!是啊!妳死了啊!否則我怎會看不見妳!」理察的憤怒仍有一點溫度。

「你們看不見我?」曉霞非常困惑。

「真。。。。的。。。我們只能聽到妳的聲音!」稍為鎮定下來的洛施說。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曉霞激動得哭了起來。

整個情境從詭異變得有些可憐過來,理察忍不住發問:

「大仙是否有心事未了?」

「我。。。不知道!我只是以為交通意外後我們受了傷待救,怎的會想到我們已不在人世??!」曉霞咽泣著說。

「交通意外?是不是兩星期前那樁?」洛施輕聲問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只覺得好像剛剛發生不久似的!」曉霞收起哭泣。

「嗯,請問妳是不是姓范?范曉霞?」洛施再問。

「對!妳怎知我的姓名?」曉霞大驚!

「嗯,妳就是那樁意外裡的女乘客!」洛施驚呼。

「那麼,我和清真是死了!」曉霞語帶失望。

「嗯,這個怎說好呢?」洛施有點難以解釋。

「不怕的,說了我也不會害妳!放心說吧!」曉霞在催促。

「嗯,據報導你們仍在昏迷中!」

「甚麼?妳是說我們還未死?!」

「嗯,應該是吧!」

「噢,天啊!這算甚麼了!?」

「嗯,我也不太清楚!」

「慢著,假如你們真的在昏迷,或許可能仍有救的!」回過神的理察說道。

「真的?怎樣才可?」曉霞與洛施同時發問。

「我不太肯定,只是以往看過一些關於瀕死經驗的書,內裡提到靈魂出竅後,只要肉身未死是可以重新融合的!不過具體的方法我不懂得,只知道靈魂跟肉體不可以距離太遠!」

「那麼,若我能愈接近自己的身體,則愈有機會生存下去,對嗎?」曉霞說道。

「理論上該如此!」理察搔著頭說。

「那我們還等甚麼?馬上送范小姐到醫院吧!」洛施著急。

「對!」理察重新發動汽車,直往醫院奔去。

深切治療病房,曉霞進去已差不多二十分鐘,理察則與洛施在外頭等著消息。其實,他們不敢奢望回到身體去的曉霞可以走出來報喜,但是若成功的話,總該可以從醫護人員身上得知。

突然,兩人聽到曉霞的聲音。

「我沒有辦法走回身體!」

「甚麼?」理察的大叫惹來其他人厭惡的注視!

「少聲點!人家以為我們是瘋子!嗯,范小姐,真的不行?」洛施輕聲問道。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做!」曉霞十分沮喪。

「嗯,我想起了!我有一個道教朋友,他可能懂得這些還陽的事情!等一下,我馬上致電給他!」理察靈光一閃。

理察走過一旁,急急找上他的朋友。只見理察拿出紙筆又劃又寫的過了差不多十分鐘,他掛斷電話回來說:

「嗯,我的朋友說可以這樣一試!」

當下他便將辦法告知曉霞。曉霞用心記下每一項細節,並準備回到深切治療病房再試一次。突然,她止住了並向理察及洛施說:

「不行!我不能就此回去!」

「為甚麼?」洛施問道。

「我剛才見到自己身體傷的很重,一旦我回到肉體很可能連聲音也發不出,那仍在灣岸樹林內的清怎辨?」

「對!怎麼剛才沒想到!?那怎辦?」理察問道。

「請你們再幫我一次!」

「請說!」

「把我帶回樹林找清一起回來,可以嗎?」

就這樣,兩人一魂又走回那個樹林。他們找上了清,固然,這只有曉霞知道!

曉霞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訴了清,當然的是,清是給嚇得呆了!但他也明白現在不是驚惶的時候!

曉霞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清扶起,正要與他走出樹林的時候,忽爾一股力量把清扯跌在地上!

「你們不要浪費氣力了!」不遠處傳來一把聲音。

眾人望向聲源,這時一個全身穿上黑色衣服,頭髮豎起如擦了幾瓶髮泥的男人步向眾人。

「你又是誰?」理察消散了的驚恐又被急召回來。

「不瞞你們說,我是樹精!」男人淡然道。

「樹精????天啊!怎的又鑽了個樹精出來??!」理察給嚇得瘋了!

「你不讓清跟我們回去?」曉霞怒問。

「小妮子,先不要動怒!不要以為樹精一定害人似的!不是我要阻止他離去,而是他根本沒能力離去!」

「甚麼?!」曉霞不明白。

「妳看他的腿!」男人指著清的腿說。

「那又怎樣?這又不是他的肉體!」曉霞叫道。

「看來妳還是不明白!他的腿傷雖然不是物質性的,但這種展現亦正正說明他的能量已銳減至連自我靈魂修復的能力也沒有!而且,他的能量亦一直下降!」

「那最後他會怎樣?灰飛煙滅?」洛施大膽的問。

「他不會灰飛煙滅,但當能量降至連自我意識也失去的時候,他便會陷入六道輪迴!」

「那不就是投胎轉世?」洛施驚嘆。

「對!而且看他的情況已是必然!」男人嘆道。

「不!不!清,你不能就此離去!要去,我跟你一起輪迴。」曉霞大哭。

「這恐怕不能如妳所願!」男人又說。

「為甚麼?為甚麼?」曉霞已然竭斯底里!

「因為縱然妳不還陽,妳的能量至少還有很多年才會降至失去自我意識的境界,但對他而言,能否再撐幾個小時還是疑問!」男人答道。

「曉霞,不要勉強了,既然如此,也就讓我走吧!有機會的話,我們在來生再見好了!」清安慰著。

「不要,清。。不要!」

「曉霞,生死有命,妳還是快點回到肉身,以後好好生活下去!」

「不。。清。。。。。不,我好不容易才與你一起,我不想。。。不可以!」

「樹精先生,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嗎?」理察問道。

「唉!問世間情是何物!」男人嘆道。

「嗯,樹精也會看小說的嗎?」洛施輕聲說道。

「小妮子,妳不知道小說是印在紙上的嗎?印的時候,我們便會知道,而且比你們人類知道得更多、更深刻及更清楚!」男人答道。

「那。。。這是真的無計可施了吧?」理察再問。

「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他剩餘的能量寄託在樹木花草上,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做的,基本上附近山林很多樹木也有寄託你們先人的精靈,只是你們不懂而已!然後,直到那天小妮子肉體死後,再回來找他一起同赴輪迴,至於往後能否再續前弦,便要看他們之間緣份的深淺而言,這也不是我所知所管的了!」

「曉霞,就這樣吧!我想沒有比這安排更好的了!」清向曉霞游說。

「清!」

「嗯,放心,只要樹林沒有枯萎,我便會一直在此等妳的!而妳,就要勇敢的活下去,告訴大家我們的故事,好等世人了解,知道他們有很多親人都是這樣的等待著一天重逢!」

「嗯,清,你一定要等我回來!」曉霞依依不捨。

「一定!」

兩人一魂別過他們,就匆匆往醫院回去。

「哇,這個故事專題老編定會拍案叫絕!」洛施說道。

「哈!鬼才信妳說的!」理察揶揄。

「當然!鬼才信!」洛施喃喃。

眾人走了不久,樹精向清說:

「多謝!多謝你為我們講了這個謊話!你知道根本不可能寄付於我們身上,對嗎?」

「是的!不用多久我將走入輪迴!但你不用多謝!恆久以來,我們也欠你們太多,而且濫取濫用亦令我們走向絕路!今天我做的,只是為各自族類種一點善因而已!」


[1]

峰迴路轉...
人名好好笑。
等曉霞返嚟時發現呢個善言, 豈非好失望。佢用咗一生去等待...如果佢真係有等。


[引用] | 作者 思見 | 13th Mar 2008 11:42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思見
思見 : 峰迴路轉...人名好好笑。等曉霞返嚟時發現呢個善言, 豈非好失望。佢用咗一生去等待...如果佢真係有等。

人名好笑哩!呢啲咪叫做緊貼時弊囉。。。嘻嘻!

曉霞唔會失望嘅,因為當佢真係俾心機去等待,自然就會有好結果,因果律係必然嘅!emotion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3th Mar 2008 12: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凌晨才發文,係咪想嚇人?


[引用] | 作者 夢兒 | 13th Mar 2008 21: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夢兒
夢兒 : 凌晨才發文,係咪想嚇人?
凌晨會發文,是妖不是人!emotion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4th Mar 2008 02:1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5]

噢~~看了啦
如果d樹在幾年後被人伐哂既話~~
咁亞曉霞咪好慘~~

yy
[引用] | 作者 yy | 18th Mar 2008 18:5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yy
yy : 噢~~看了啦如果d樹在幾年後被人伐哂既話~~咁亞曉霞咪好慘~~
所以為咗防止事件發生,佢應該會得閒去睇下之餘,順便宣揚下環保!emotion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8th Mar 2008 19:2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妖夜叉
妖夜叉 :
yy : 噢~~看了啦如果d樹在幾年後被人伐哂既話~~咁亞曉霞咪好慘~~所以為咗防止事件發生,佢應該會得閒去睇下之餘,順便宣揚下環保!

HAHAH~
你張相D樹真係幾得人驚下@@”
(本來唔驚,加咗你個故事同埋D想像就...)


[引用] | 作者 yy | 19th Mar 2008 01:1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yy
yy : 妖夜叉 :yy : 噢~~看了啦如果d樹在幾年後被人伐哂既話~~咁亞曉霞咪好慘~~所以為咗防止事件發生,佢應該會得閒去睇下之餘,順便宣揚下環保!HAHAH~你張相D樹真係幾得人驚下@@”(本來唔驚,加咗你個故事同埋D想像就...)
生平不作虧心事,夜半見樹也不驚!唔通你。。。。。emotion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9th Mar 2008 06:4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9]

好好睇呀T_T

魔法豆
[引用] | 作者 魔法豆 | 11th Apr 2008 04:3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魔法豆
魔法豆 : 好好睇呀T_T
不敢當,太抬舉喇!emotion

妖夜叉
[引用] | 作者 妖夜叉 | 11th Apr 2008 17:18 PM | [舉報垃圾留言]